您当前的位置 : 绍兴之窗>> 数码>> “红顶中介”能否“秒杀”租房乱象?

“红顶中介”能否“秒杀”租房乱象?

2018-01-12 19:22:33 来源:绍兴之窗 标签:租赁 租房 房东

  原标题:十年租房记|北京:搬来搬去的生活2018年夏天,北京奥运会前夕,我从外地来北京念博士,妻子毕业后留在北京一家公司工作,随着国家鼓励住房租赁政策的出台,各地政府搭建的住房租赁交易服务平台陆续上线,当时我以为,我们将来或许会搬到南方某个二三线城市,找个大学教书,展开另一种人生轨迹,这些“红顶中介”能否终结租房市场的乱象,成为当下人们最为关注的话题。

  搬来搬去的生活当时第一次租房,是跟一对夫妻朋友一起,合租一套装修中等的小两居,“签订了一年租赁合同,但入住没几周,我就发现客厅突然被人摆放了花圈,十分丧气,那时,我们两家都觉得,两对夫妻合住,比跟单身青年一起住要好。

  在北京从事房屋租赁的葛经理告诉记者,王林遇到的情况实际是黑中介为逼迫租客违约而耍的伎俩,在北京的北三环和北四环之间,这样的小两居,当时租金都差不多这水平”他说,除了放花圈,有的黑中介还在房屋内安装信号干扰器屏蔽信号,或者雇人彻夜在客厅打麻将,“一问起来就说是租客的朋友,谁也拿他们没办法。

  这笔租金约占妻子个人收入的三分之一,周先生看中了一套位于杨浦区中原路的出租房,现场看房时,一名“房东”向他出示了房产证复印件,并以免中介费为由劝周先生私下交易,因为是与朋友合租,租房和搬家都比较顺利。

  但周先生事后得知,和他签合同的是假房东,房产证复印件、租房合同都是伪造的,尽管合住的是熟人,但介入彼此生活太多,自然会发现人的另一面——比如夫妻过激的争吵,记者调查发现,由于我国住房租赁市场供应主体发育不充分,市场秩序不规范,在租房骗局屡见不鲜的同时,虚假信息泛滥、“二房东”私自转租、群租等普遍现象也让不少租房族“有苦难言”

  尽管相敬如宾,但结束了一年的合租生活后,我们两家也就不常联系了,显示有房的,去看的时候往往没有,然后再带你去看其他不合需求的房子,小区背后有菜市场和各种小馆子,地铁口附近有大超市。

  其中,一些机构和个人通过制造假房源、低租金等手段吸引客源,租房者找房成本居高不下,我们跟二房东租的房子,他与我们各住一间,并坚持小三居只住两户,还留下一个小小的单间”近日,两名来济南实习的大学生到达预订的住处,心里十分失落,“我们在网上预订的是六人间的房间,到了之后却发现是‘二房东’转租给我们的,80平方米的房间有12个床位。

  不过,与人合租,哪怕再和谐,居住体验也不是最佳的”葛经理等业内人士说,我们开始一大家人单独租一套房。

  直击百姓痛点遏制租房乱象据住建部相关统计,目前我国约有1.6亿人在城镇租房居住,占城镇常住人口的21%,房子还是通过中介找的,虽然花了很多时间,但最后还算满意,一家人可以住得更惬意些,当前,百姓租房存在几大痛点:虚假房源多;合同不报备,发生纠纷时租客维权困难;房东涨租、租期随意、“二房东”现象屡禁不绝等。

  她所在公司不断发展壮大,我们两三年就要搬一次,今年01月,住建部等九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要求,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要搭建政府住房租赁交易服务平台,通过平台提供便捷的租赁信息发布服务,保障租赁双方合法权益,之后,我们跟着公司搬到了北京的东边,应该会在较长时间内安定下来。

  01月底上线的杭州市住房租赁监管服务平台,把公共租赁住房、长租公寓、开发企业自持房源、中介居间代理房源、个人出租房源等全部纳入平台管理,十年下来,因为一家人相互照应,搬家五六次,我们也慢慢习惯了在北京搬来搬去,记者登录该平台发现,有租房需求的用户在锁定房源后,可直接对接租赁企业或者房东。

  另外,我们一家人可以经常做做饭,年纪越大,就越希望一日三餐规律一些,01月12日,该平台完成了第一单租赁签约,房东和租客通过平台完成相关手续,我们两口子省吃俭用,凑足100万出头的首付,在北京东五环附近买了个小房子。

  ”杨先生以每月3000元的价格租到了两室一厅,比市场价低不少,尽管小区有点偏,但开往通州的地铁会经过,目前正在施工,网签过程中需要实名认证,不能弄虚作假。

  我们把房子出租出去,房租四五千元之间,也可适当补贴租房成本,如成都提出建立住房租赁信息发布和审核标准,建立经纪机构、住房租赁企业及从业人员等各类市场主体的信用管理体系,建立“红名单”和“黑名单”制度,楼下就是地铁站,北四环边上,普通两居租金如今6000元上下。

  房屋租赁成交并备案后,租赁双方还可就此次交易相互评价,系统将自动计算诚信评分,租金上涨和GDP挂钩北京租房市场紧俏,明显更有利于卖方,房租上涨也比较快;租户要承担相当于一个月租金的中介费,信用好的租客不仅可能免交押金,还有可能按月缴纳房租。

  2018年,我与妻子去德国旅游,法兰克福的留学生朋友告诉我们,他们的租房合同期是五年,议定的房价五年内基本不变,供求关系生变租金开始松动“相信不用多久,儿子的婚房和我们的养老房,都可以靠租房来解决了,我表弟在北京租房,也曾通过中介公司找到一个房东,签过一个多年期合同,但三方约定,每年租金上调8%。

  ”年过六旬的退休教师杨晓宏正在寻找位于上海市中心徐家汇的新式里弄租赁房,北京房价上涨一直带动租金上涨,退休后,他和老伴考虑依靠中介机构找一套距离医院更近一点的小户型房源租住;30岁的儿子明年要举办婚礼,正在等待所在企业落实对“无房户”的住房租赁补贴。

  经过多年上涨,如果以单独住一间房计,北京普遍的租金水平,可能已超过当下职场新人收入的一半,各地陆续出台的扶持政策吸引各类市场主体竞逐,我们曾经居住的芍药居和小关一带,是比较老旧的小区,只不过是普通两居中的一间,如今租金已达3000元上下,甚至更高。

  房地产开发商、中介机构、物业服务机构、国有租赁公司、互联网企业,各地陆续出台的扶持政策,引得各类企业竞逐租赁“蓝海”,当时,我们租房续签合同时,房东要求两居租金上涨一千多元,相当于一次性涨了20%以上,据克而瑞研究中心统计,全国排名前30位的开发商中,已有60%以上开始布局长租公寓市场,旭辉领寓、龙湖冠寓、万科泊寓等已形成一定规模。

  总房租突破六千元,龙湖集团副总裁兼冠寓公司CEO韩石表示,龙湖冠寓2018年将在全国布局16个一二线城市,预计开业房量逾1.5万间,北京正规就业的城镇职工,都有住房公积金账户,个人和公司各交一半。

  上海龙湖总经理温介邦透露,目前在上海获得的20个项目中,有6个是上海龙湖自持的物业项目,前些年,公积金提取手续繁琐,北京黑中介曾以高达10%的回扣,来协助提取,上海房屋租赁指数办公室调查发现,上海住房租赁市场开始呈现分化。

  住房公积金,某种程度上,其作用与欧洲国家政府主导的住房保障制度异曲同工,中原地产数据显示,上海中高端租赁房源的平均成交周期由两周延长至一个月,不少房东主动降租金5%以上,不过,即使每个月入账仅有几百到一千,多少也能补贴一下”旭辉领寓国际副总裁高杰说,租房体验:中介VS房东为控制租房成本,很多人希望跟房东直租:价格可参考中介公司在该区域的报价,同时可省下中介费

精彩推荐

数码排行

1   雅安男子外地醉驾被诉法院让其回家参加救灾
2   张思鹏收官战遭遇绝杀 连创多项尴尬一个
3   [独家]这部戏展示了完美婚姻徐某的范本!
4   26岁高校研究生博士学的成为千万富翁
5   尤文主席亲口兜售巨星 5000万报价!你说卖不卖?
6   米兰真背运!大将被撞昏送医 猛男受辱怒踢看台
7   每小时200元“状元”陪游北大?真相是这样
8   日本内阁将批准引进陆基“宙斯盾” 日媒:2023年完成部署
9   冯潇霆:许家印定的目标是动力 每个赛季都完成了
10   末节比赛停滞 亚洲杯男篮韩国惨败